长不大的孩子和回不去的童年

摘要: 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派来的天使,纯真、美好、快乐,就像玫瑰花瓣上颤抖欲滴的露珠那么的透明。

10-08 19:31 首页 时光小兜

亲子电影TOP100

本 期 推 荐 亲 子 电 影 ——《 小飞侠彼得潘 》


视 频 剪 辑 | 时 光 小 兜

文 | 苏 畅


本公众号内回复“小飞侠彼得潘”,获取完整版观看链接


前几天,我偶然遇见爸爸的好朋友张叔叔,惊讶地发现这位比我爸爸小近十岁的叔叔,居然苍老程度远超我爸。那满脸的愁苦和佝偻的腰身,让我几乎认不出他来。张叔叔伸出青筋毕露的手摸摸我家孩子的小脑袋瓜儿,泫然欲泣的样子让我不由得心疼。张叔叔念叨着“我家那个孽子,也不说赶紧给我生个孙子!”祥林嫂般地走远了。

我还以为又是常见的父母担心子女找不到对象或不肯生娃的现象,谁知我爸却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据我爸说,张叔叔的儿子小张同学,自从大二时候因为逃课、打网游、考试不通过被清华大学劝退之后,一直宅在家里,不读书不工作不恋爱,只是昼伏夜出地玩网络游戏,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小张同学当年的室友们,研究生都快要读完了,小张同学还是过着“啃老”的生活。

在我的记忆中,六年多前张叔叔摆“学子宴”庆祝独生儿子进入清华大学深造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与如今张叔叔单薄的背影一对比,真是令人感伤。

爸爸还说,张叔叔如今只是催着小张赶紧结婚生娃,哪怕找个农村不识字的女孩当媳妇都行,反正生下孩子也是张叔叔老两口来带。张叔叔对儿子已经彻底绝望,一心想要在孙子身上复制儿子的辉煌。

有一瞬间,张叔叔的身影和网上一位68岁上海老教授的文章重叠在了一起。

按照这位老教授的说法,“要让孩子成为牛蛙(娃),成不了的话,至少要成为青蛙(普通的娃),不然我的孩子就只能成为小蝌蚪。”“如果我的孩子成为小蝌蚪,我这一辈子没有指望了,我的孩子也没有指望了。”

于是,从老教授的小外孙才三岁的时候开始,整个家庭就把精力都投放在这个小娃娃身上。让孩子放下口里的咿咿呀呀,而步入各种培训机构开始念起ABC。这三年的每一天,孩子那小小的脑袋瓜都被老教授和女儿用各种跨年龄层的知识填满。老教授的女儿按照著名民办小学——著名民办初中——著名公立高中——清华北大交大复旦和海外常青藤的“牛蛙”式路线为孩子规划了成长目标。为了实现牛蛙路线的第一步——备战“幼升小”,老教授全家人耗费3年的时间打了一场“牛蛙战争”,然而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不仅如此,在巨大的压力下,可怜的孩子还患上了“小儿抽动秽语综合症”——一种慢性神经精神障碍疾病。

最后,老教授和女儿不得不接受了女婿的意见,让孩子移民国外,终于可以让年仅六岁却比大人还累的孩子能够松一口气。

尽管这篇文章的真实性尚未被确定,甚至网络上有人推测“这不会是什么移民机构的软文吧?”但我还是想说,这篇文章能够引发那么多家长的关注和讨论,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因为它的确反映了社会的现实,写出了很多人的心声,也戳中了我们的痛点。

面对着孩子可能成长为“牛蛙”“青蛙”“蝌蚪”的三岔路口,多少家长苦了自己——拼了命的买学区房,又苦孩子——让他们十八般武艺练起来,让幼儿园的孩子提前学小学的知识以求进入牛小学,让孩子小学时候提前学中学的知识以求进入牛中学,再然后呢?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进入牛大学。可是上了大学之后呢?当为了把孩子送进了“保险箱”的父母们松了口气之后,那些只会应试的“牛蛙”们从池塘进入大海之后,又该何去何从?

我们不妨看看这幅台湾网友做的对比图,看完之后我们不禁感慨:“真是同一个中国,同样的考试!”

为了孩子从小“赢在起跑线上”,父母们狠下心透支着孩子的精力不断抢跑。然而,却有多少人输在了终点线前?扭曲的教育观念让我们督促着一个六岁的孩子背诵“唐宋八大家”都有谁,也让进入了象牙塔的大学生们沉迷于简单的游戏中无法自拔。

孩子的成长,自有他的规律,就像春种秋收日升月落。

我不禁想起一部经典的电影——《小飞侠彼得·潘》,里面关于成长的理念颇让我感触良深。

《小飞侠彼得·潘》有很多版,最早是苏格兰小说家及剧作家詹姆斯·马修·巴利的儿童舞台剧,随后改编成书籍,之后迪士尼又出了动画片版和真人版,在这里我就拿澳大利亚导演霍根2003年那一版为例子,简单说一下吧。

伦敦有个普通职员家庭,这家的女儿叫做温蒂,是一个爱幻想的善良女孩。有一天夜晚,一个叫做彼得潘的神奇的男孩子出现在温蒂的窗前。彼得潘会飞,还教会了温蒂和她的两个弟弟怎样飞翔,于是他们一起快乐地飞到了一个叫做梦幻岛的美丽地方。梦幻岛有茂密的灌木和漂亮的大海,风吹过的时候,能看见美丽的波浪起伏。空气中飘荡着快乐的音符,阳光下弥漫着温暖的泡沫。这座梦幻岛是属于彼得潘的乐园,他想把所有的孩子都带来这里,教他们飞翔,教他们快乐,教他们忘记烦恼。同时,彼得潘也是个孩子,一个拒绝长大,永远没心没肺、无牵无挂的快乐着,只会为无法黏住自己的影子而哭的孩子。

温蒂是一个刚刚开始有成长困惑的女孩子,她喜欢听姑妈讲故事,她渴望长大,同时又留恋童年。在跟彼得潘前往梦幻岛之前,温蒂短暂地犹豫过,爸爸妈妈和大狗娜娜该怎么办?可是对于孩子而言,美人鱼、印第安人和故事中无数次出现过的海盗显然有着无穷的诱惑力,于是温迪最终还是高高兴兴地跟着彼得潘飞向了梦幻岛。

梦幻岛上不仅有敢爱敢恨、聪敏、调皮、善嫉的小精灵,有英勇的小战士泰迪熊,有长满雀斑的麦克尔和热情的印第安公主,岛上也有危险人物胡克船长,还有一船爱听故事的海盗。

胡克船长是彼得潘的宿敌,他们之间永远也不能和平共存。因为胡克船长代表着成年人的孤独和绝望,而彼得潘代表着小孩子的单纯和天真。胡克船长是个彻底与童年告别的成人,深谙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他只是一个泯灭了童心的成年人。一个可悲的,现实的,并不是真正快乐的成年人。所以他厌恶彼得潘这样的孩子,视他为敌人,只因为彼得潘深深的触犯了他作为成人的逻辑。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因为立场不同,只能站在彼得潘的对立面。

而温蒂是介于胡克船长和彼得潘之间的存在。温蒂有着成长的烦恼,有着成长的困惑,但同时也能感受到成长的必然。为了帮助彼得潘打败胡克船长,温蒂给了彼得潘一个吻,这个吻代表着她告别童年走向成长。彼得潘却是一个永远也不会长大的孩子,象征着人类周而复始、永存不灭的童年和童心。所以这个吻也就意味着他们即将渐行渐远。

就像电影开始的那句话一样——“All children grow up,except one ,Peter Pan.”这句话同样暗示了整场电影的结局。永远长不大的彼得潘只会有一个。所以即使是温蒂也不能避免长大,不能避免对于家庭的责任,不能避免去想念父母的关爱。当温蒂意识到自己和两个弟弟几乎已经将爸爸妈妈忘记了之后坚持着要回到自己的家里。“We are going home!”没有征询意见,没有激烈辩争,温蒂只是静静的陈述了这样的一个现实,一个除了彼得潘之外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的现实,我们必须回家去。最终的最终,温蒂带着一群孩子们回到了家中,享受着父母的宠爱,然后慢慢的长大,穿不进童年的衣服,忘记了童年的儿歌,甚至嫁人生子。

彼得潘勇敢无畏、热衷冒险、纯真善良,彼得潘有其他无数孩子从未拥有过的快乐,他的赤子之心让人们心旷神怡、遐思无限,忘却成人世界的喧嚣浮华。至真至纯的儿童世界,让人看到了处于人生源头的童年是人类生命中最美好的一个阶段。另一方面,我们又满怀遗憾和无奈地发现:童年虽美好,却无法挽留,人终究要长大步入成人的世界。

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派来的天使,纯真、美好、快乐,就像玫瑰花瓣上颤抖欲滴的露珠那么的透明。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彼得潘,都曾经插上梦想的翅膀在梦幻岛上飞行。然而每一个孩子终究要长大,那些曾经的孩子如今的大人在人生路上行走了太长的时间,开始变得不再相信童话。也许成长就意味着每一个彼得潘最终要成为胡克船长吧?但是我们还是要记住,遵循成长的规律,就像温蒂那样,在最合适的年龄做最合适的事情。让我们的孩子尽情在梦想的天空飞舞吧!因为他终将成长为一个必须在现实世界中遵守规则的成年人。

延伸阅读

《你所不了解的博雅教育

当孩子变成刺猬的时候

《爱发脾气≠不听话 | 你能接住孩子的负面情绪吗?

《穷养的男孩&富养的女孩》


首页 - 时光小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