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正能量!杭州小伙在北仑奋斗的十年:求学、立业、成家!

摘要: 到今年9月,他来北仑刚好10周年

11-18 00:36 首页 北仑发布

风华正茂的20岁-30岁

见证北仑翻天覆地的10年


文/钱磊


求学篇


2007年,那年,我20岁,高考完 ,填报志愿,我把所有的志愿都填在了宁波地区的学校,宁波虽然离我的家乡杭州很近,但是在这之前我没有来过宁波,靠近大海,有一个港口是我对这个城市唯一的认知。不久收到志愿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宁波职业技术学院。



9月,独自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带着录取通知书来到宁波火车南站。坐上学校安排在站点的新生接驳车前往位于宁波市北仑区的校区,本以为北仑区毕竟是一个区,学校应该离市中心不远,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了吧。至今没有忘记,那段路很长,路的两边有很多水杉树,足足开了1个多小时,沿途还翻山越岭,经过若干个村庄,那条路是329国道,翻过的山边有个阿育王寺,那时候还没有舟山大桥,去往舟山的捷径便是这条国道,到达白峰码头,乘渡轮才能到大海对面的岛屿。


在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开始我的学习生活,带着好奇心,很快熟悉周边的环境,附近一个曼哈顿广场,大润发是整个北仑区当时最大的商场,“金汇百货”“富邦广场”“银泰城”那都是之后的几年才陆续拔地而起的,分隔学校东西校区的新大路是北仑区最繁华的道路,因此我的大学校园算是在北仑区的城区了。我学的是艺术专业,专业老师常带着我们到学校附近的千丈村写生,除了千丈村,还有大片的“棚户区”,“棚户区”外围沿新大路一带有很多的餐饮店,这算是每个大学都有的“美食一条街”,“棚户区”里面是简陋的出租房。这些区域就是现在的蓝山商业广场、新隆华府小区,“美食一条街”变得更干净,美食更多了。

喜欢骑行的我曾经用了两个周末时间全方位的把北仑饶了一遍。以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为中心点,往东,有柴桥老街,听说是小宁波的一个缩影,所以是一定要去看看的,有郭巨古镇,耳闻那是有名的灯具城,最远骑行到位于最东边的长坑村,在这个“浙东好望角”的地方放眼大海;往南,有一个美如其名的地方——春晓,2007年,太河路还没有开通到春晓,我是先往西绕鄞州区的宝瞻线到沿海中线,骑行在沿海中线的时候,离海就很近了,时不时的就能看到成片的滩涂和泛黄的海水;往西,是宁波市区方向,印象中782路、750路、753路是少有的几辆通往宁波的公交车;往北,是心心念念的宁波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屹立在海边的龙门吊,那火焰般的红色感觉充满力量。

这是我对北仑最初的印象。

工作篇

我在北仑的第一份工作是2009年年初学校把我推荐到《宁波日报.开发导刊》实习,分配在《北仑新区时刊》编辑部,我用1年半时间修完大学的课程,又在报社实习1年半。

如果说大学的生活让我相识北仑,那么报社的工作经历就是我对北仑相知的一个过程,也是促使我毕业后留在北仑的一个重要原因。作为有摄影专长的实习记者,常有机会跟着时刊各领域版块的记者拍摄新闻照片,特别是采写经济、文化版块的新闻,到过大大小小百余家企业,走过各街道乡镇几十个社区、农村。

文字和照片可以留下美好的记忆。谁能想到现在东方港城小区种植过大片的莲藕,银泰城附近有过大片的水稻田,《藕是这样挖的》、《粮食丰收是件喜事,农民晒谷天经地义》两篇图文结合的新闻能看到曾经中心城区的样貌,对比现在泰山路与中河路、太河路附近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风驰电掣的城际地跌,形成这样一座现代化之城仅仅用了7、8年时间。谁能想到梅山的蓝色海湾、春晓明月湖畔的居民区有过大片的滩涂泥沼,2009年8月,台风“莫拉克”席卷了北仑,梅山《七星涂围涂工程预留缺口封堵》、春晓《应急小分队巡查海塘等险情易发点》两篇抗台新闻生动记录了曾经发生在春晓、梅山一带的故事,对比现在的宁波港梅山港区、梅山金融小镇、游艇码头、万人沙滩、中国港口博物馆,这是眼下能看到的一个国际化、生态化的“国际海洋生态科技城”。

我就是在“走街串巷”的采写新闻的过程中认识北仑的,我看到北仑到处在铺路,农村开始拆迁,围墙围起了农田,感觉这个城市的发展将一触即发,发展必然会有很多机会,区内有了一股创业、创新的氛围,宁波职业技术学院为了鼓励毕业生创业专门规划一个校区开创宁波市首家校园内的创业园区,于是大学毕业后,我决定留在北仑创业,开了一个文化设计公司,其中一项重要业务就是策划北仑乡村旅游。


“都市人乐当开心农民”“老外畅游北仑乡村”等系列专题活动,策划出一条条北仑农村旅游线路,不仅将周边城市居民吸引到农村、还组织过上千位来自10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友人到北仑的各个社区、农村参观考察。

家庭.感恩篇

“北漂”是我对自己留在北仑工作的一个定义。一个人的日子,辗转在北仑住过很多地方,无论花钱租住在哪里,毕竟没有家的味道。曾与几个朋友在隆顺村租下一幢民房,白天大家在外打拼,晚上可以围坐在院子分享工作心得,我们把这幢楼取名“豆腐”,也许是我们住在这些上雨旁风的民房群中,每个人都心存一份危机感吧。前段时间开车经过隆顺村,村子已经拆迁,曾经同一个屋檐下的朋友们也都在北仑成家立业。

人生需要努力,努力的人会有好运,收获惊喜。我是在工作业务对接中认识我妻子的,一次我带着20多人组成的外宾团考察社区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位美丽大方、热情开朗负责此次接待工作的基层社工。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收获爱情,从此在北仑安家落户,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勤劳善良的北仑丈母娘更是待我如子。

岁月蹉跎,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一个9月。10年仿佛很短暂,但是对于一座城市,它可以用这10年从小变大,对于一个立足于这个城市的年轻人,可以从无到有。10年前我一个人来到北仑,10年里,我在北仑交到了众多朋友,组建了家庭。

回望历史,1985年7月,镇海县撤县划区,以甬江为界,南为滨海区,北为镇海区。1987年7月,滨海区更名为北仑区。发现我在北仑求学、工作、生活的10年正是北仑区发展翻天覆地的10年,年龄相仿的我们用这风华正茂的10年青春一起努力拼搏,北仑,作为一个城市正在变得越来越繁华,而我,作为一个新北仑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幸福。

感谢北仑这座城市,接纳了一个又一个像我一样背井离乡的游子,让我们不再有彷徨、不再害怕。感谢我的家人和这10年来在北仑认识的朋友们,你们的关心支持给了我莫大的勇气在一座新的城市工作生活下来。



猜你喜欢



首页 - 北仑发布 的更多文章: